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撞鬼之人鬼情缘 > 详细内容

撞鬼之人鬼情缘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14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52guishi.com 收集整理

人活在世间,从出生到死亡。伴随着我们的一生里有多种情谊,而其中“爱”的这种情,才是人生旅程重要的组成。自古以来多少痴情种儿,谨守着承诺过的山盟海誓,造就了无数个感天动的惊世情缘。

可是人类到了今天,人们崇尚着“拜金主义”整天迷醉在灯红酒绿的生活。爱只不过是人们玩物,是开启性大门欢乐的钥匙而已。甚至不如传闻中“狼抚养人孩”的感情真挚,更比上来自“另外那个世界”(阴间)情感的火热。

也许你还不信,总是认为我又在瞎扯。那是因为我们接受的都“无神论”的观点,但当自然发生的“灵异”事件了,而科学无法解释的后时候,那些学专家学者只能笼统的归为世界未解之谜题,那也就无法排除这不是“阴间的世界。”

人可能会拥有,佛说的:“轮回转世循环的过程”,当然也不能排除人生是侥幸来到这世间。其实我也想相信生命是偶尔存在的,百年之后会随着肉体的腐烂而烟消云散。可我也相信人生有“轮回”之说,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因为我拼搏了多年却一事无成,而有些人只是举手之劳就辉煌腾达了。你也许会说那是人家的机遇运气好,那你也间接存认了 迷信中“宿命”。

我阐述那么多不是像改变你原有观点,因为鬼神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现在就跟我聊聊些鬼话吧。

我出生西南边陲某小镇,那里山清水秀民富物丰,而神奇的古老名族文化,让我总是在鬼神的故事成长。当然小时候只是对那些东西感到好奇,没有真的相信,因为鬼这个东西不是我现实存在。当初我不相信,一直到我亲历这个诡异事件,我才感到它们是存在了。

这个故事还得从我大学毕业时候说起,那一年我带着年少的轻狂和对家乡的热爱,想靠着自己在大学所学专业-(果树种植嫁接)回乡创业。当时学校的那些导师用尽力方法想挽留我在省城里搞科研,可怎么夜留不住我对故乡那炽热土地的厚爱。当我被上行囊踏上回乡的火车时,跟着心爱的女人挥手的那时刻,我下了决心放弃了她。虽然会疼惜小珍离去,但只要想到父老乡亲们对我的期盼,我永远就不后悔自己抉择。

经过了一夜的兼程,火车缓缓进入镇上的车站,天早就黑了。我本来打算找个地方住下然后明早在回家,可当时按捺不内心的激情澎湃,还是决定连夜赶路。我随便的在路边了吃点东西,又接着踏上了回家的路程了。

背着行囊踏在月光挥洒的小路上,伴行的是草丛中蟋蟀“唧唧”声,交织组成一首欢快的曲子。晚风徐徐吹拂着,闷热的夏署渐渐的消退了。 此刻我恨不得回到了村里那乡间的田野,享受着稻花淡淡清香。还有我妈把我要回来的消息,告诉我儿时的伙伴。现在我猜想着,他们正等摆着酒席等着呢?

为了早点到家,我决定走小路穿过僻静的五松岭。可这时候,我想起母亲在电话说过:“最近五松岭不太平,夜晚经常有鬼魅的女人唱歌声(苗哥)。她还说前几天张叔赶集回家,过五松岭时候也听到那诡异声。母亲叮嘱我,千万莫走那个地方。”

可现在我只想早点和龙五他们相聚,早顾不得在妈妈特别交待了。我自言自语道:“哪来的女鬼唱歌声,人死,就一了百了。老辈子们迷信自吓自己,我堂堂一个年轻人还怕鬼那些东西。”

我继续往五松岭这边走来,不过还真的很怪,怎么刚进入这地方,后总感觉后背冷嗖嗖的。满山松林在朦胧的月光摇曳着,总感觉有人在背偷偷跟着,偶尔也能听见走路的脚步身,当我回头去看,除了我身后的树影外什么都没有。难道真的有,我不敢相信妈电话讲的这地方闹鬼。

翻过了小风岭,前面就到了五松岭峡谷。也就是说到了我妈妈说的:“夜里经常有诡异歌声地方了。”虽然现在我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等事情,可这里是乱坟岗不假。因为在月光下,我能看那些杂草丛生,荒废的孤冢。

是啊!按照苗族的习性,那些“非正常死亡的人”必须在极阴的地方埋葬。而这里最阴深,成了附近相邻村落的“禁地”。在这里山高密林即使也白天光线昏暗,从这里通过估计也不会有多少。

现在月光透过那些高大的灌木丛射了进来,林间的小路上风吹拂树梢“沙沙”作响。我总感觉风声夹杂着那若有若无鬼异山歌声传来,感觉也像听到谷里有人哭泣的声音。这是人的心理作用,在这幽静五松岭峡谷里,我所听到,的也许是附近村寨传来的回音。

走出前面的密林小道,这里视野变更宽广了。那路旁的蒿草、潺潺的小溪水,还有不远处那孤怜伶的荒冢。我心想着刚才在密林深处,听到些风声回音确实很像人鸣咽哭泣着,而胆小的人肯定会把那些当作鬼魂作怪。


1234下一页

我庆幸自己快要通过了五松岭,然而我还是遇上了,只是当时我没意识上到它是鬼罢了。就在我快出了这个幽冷的峡谷时,我突然感觉前面有歌声传来了。我仔细聆听着。感觉这唱的苗哥我很熟悉,但我又想,大晚上的谁在这里唱歌。弯下了腰。我捡起起几个石头握住手心,虽然有些害怕。可我担心万一是人了怎么办?看清楚这说,如果走近了发现在问题就先下手。

顺着歌声方向到五松岭峡谷出口,见大青石坐一个年轻“姑娘”。他穿着白色苗族夏装,身上那明晃晃的银项圈,在淡淡月光闪闪发光,一头黑色秀发在晚风飘拂着。因为背着我,可能是唱的太突入了,我悄悄来到她身后都不知道。

直到唱完了回过头来,看见我才赶紧问我:“你是龙哥吗?怎么你放假回家了。”只见她站起身来又说道:“我是小花啊!怎么晚上还回家呢?”

我知道她马王有个妹妹,前几年在她给辅导个课程特意送了她一本我的诗词。这时候,我悬着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我问道:“小花你来这里干嘛呢?

她转过身来,顿时我看见她脸色苍白。但身材苗条婀娜多姿,月色也看不清楚她真正面目。知道是小花了我心里变得得平静了,可总感觉自己身上冰冷让我打着寒颤。

这时候小花答道:“不瞒哥说,今晚我邀好别来对歌。那男的没来,我看时间未到,在等着他没想到碰到了你。”

我不忍心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便跟着她说:“不早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家。”

那谢谢哥了:“是啊!我突然产生那种想保护她的感觉,也许面对这么纯情的女生。这时候我想起了那个大学女朋友,她整天谎话哄骗我,当知道我选择回农村。一夜之间她就变的无情了,最后跟我提出分手,难道几年爱情,换来的是“农村条件差,我不习惯。”等几句话的承诺。

路上虽然有小花的陪伴,我总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人赶路,后背心比刚才还要冷,好像心脏血液凝固了。这也太怪了,路上我总是踩到了枯枝发“咔擦”声响,而她走了好像都没脚步声,如果不是她在跟说话,我都是忘了后面有个美女跟着。

到了去往董云村的路口,我转身来问道:“小花哥先送你到家再回去。现在夜深了,你一个回去我也不放心。”

她羞涩答道:“那谢谢哥了。”这样僻静的山林小路我担心她会害怕又问:“你在后面走害怕吗?要不我让你走前面,去你们村的路,我有点忘了。”我摸着脑袋尴尬的问道。

“没事,你走前面到岔路口我再告诉你。”我总感觉她害怕被我发现什么似的,有好次在大路上我想和她并排走着,可都被她婉言拒绝了。我想可能是她害羞吧?必定是年轻姑娘会不好意思。

山风呼啸着,那摇曳的松林黑漆漆耸立在路旁,我总感觉深山里有怪异声音传出来。而我总感觉那种莫名的恐惧,我暗暗想到:“今晚不知道怎么了,一像来胆大的我既然害怕了起来。”

这时候,远处的深林发出凄惨夜鹰叫声。我抖擞着说:“怎么这声音叫的那么凄惨,听起心里有点发毛(害怕)。“夜鹰笑 ”,在我们苗族里象征着几种意思;比如三四月份的傍晚鸣叫,代表欢迎春花开喜悦,可那声音短暂欢快。当那种凄冷悠长叫声起,村里老辈子都担心村要有非正常死亡的人了。

虽然我心里恐慌,但我不能显露出来。我关心问道:“小花,害怕吗?要不你走前面。”她摇了摇头:“没事哥,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接着她有说“哥自从你来过我家,就感觉你老实忠厚.我其实有点……有点……”

她吞吞吐吐的把话咽了下去,接着要我给她讲讲外面的世界,我只好跟她聊起了大学的生活了。当然我也讲起了和小珍的相爱的浪漫时光,现代都市的爱情价值观。她气喷喷说道:“哥,莫要难过。她们会有报应的。”

虽然感到难过,可我不想报复小珍,听了小花的话,我不知道该怎能回答。又走了一段路程,翻过前面的山坳就到董云村。这时候她开口说道:“龙哥,不早了你要回清水岭还远,就送到这里吧!

“嗯,前面下去不远你就到了”我猜想着,大半夜的一个男生送她回家,别人误会也不好。于是,我正在路边和她挥手告别,她突然邀我过几天晚上,在这里见面,然后她就消失在远处朦胧月色中。

第二天早上,妈妈就把我到家消息告诉他们。于是小小的清水岭轰动了起来,因为大家都想看看他们的“文曲星”在学校到些什么了,都想这个农业大学的高才生有什么法子让大家富裕起来。我跟着乡亲谈了些这里的土质问题,和发展种植的技术。谈到乡亲心坎上了,大家更是情绪高昂正准备跟着我大干一场。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突然我母亲走了过来,乐呵呵对着乡亲说:“各位街坊邻居,还是让我娃儿吃完饭再说吧?”

“对……对……”,村里辈最大的三叔抚摸着花白的胡须说道。出了我这些儿时的伙伴和几长辈外,其他人都辞别我父母各自回家了。由于,我在外读书和他们见面少,大家自然有很多的话题,正所谓话题很投机我聊很嗨。

不知道不觉,到了中午我妈妈备好了午饭。这是时候我爸取出珍藏多年的老酒,对着我们说道:“今天谁都别走,既然你们年轻几个都在,好好陪我走一杯。”喝酒,本就是我们苗家一大习性。因为每个男孩子成人了,基本上都要善于饮酒。而我们苗族本来就好客,当然伙伴们也就不好意思推托了。

饭桌上我们杀得天昏地暗,哥们几个醉的满脸通红。好不容易大家又相聚了,心里特别高兴。我趁着酒兴给大家讲起大学生活时光,当然谈到了我和小珍相爱和分手的过程。这时候龙五叹息说道:“哥放弃这么好的条件和心爱的姑娘后悔吗?”

“ 真的不后悔,所以我选择放弃那所谓的爱情。”这就对了,你们是农民的儿子,今后不管要什么样的姑娘,如果因为条件和你们分手,就没必要感到可惜。因为真正的爱情是没附加条件。就像当年我和你妈,当时我穷乡下人一个,你妈是城里的知青,下嫁给了我而无怨无悔,这就真正的爱情。”

大家都附合说:“叔叔说的是啊!”父亲笑的更得意了。“来,我们走一圈,”大伙在父亲的敬酒下又干了一杯。就在这时候,龙五突然问道:“哥,昨天听伯母说你应该早到家的,是不是火车晚点了,你那么晚才到家。”我摇着头,接着就把在五松岭遇上了小花,后来又送她回家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顿时,大家露出惊恐的表情。而龙五抖索着身子嘴里结巴的说道:“龙哥你……你的真遇上小花了。”看着她满脸的惊讶和诱惑,我只好再次确定的告诉他这一切都真的。此时,父亲脸上也露出惊恐的表情。他看着我严肃问道:“刚才你说的都真的。”难怪这几天眼皮老跳,看来我们家今年遇上凶星了。”龙五抢着说道:“哥你在外面上学你还不知道,前几天董云村小花上吊死了。她的尸体就没在五松岭出口,哥你撞……撞上鬼了。”

“我跟本不相信这一切,何况昨晚,我确实和她在一起聊那么多话,”世界哪来所谓的鬼,我坚信昨晚那个人就是小花。我也不想争辩什么,今天难得大家开心。父亲听了我的话心里很紧张,他离开酒席悄悄出门去了。

“撞鬼”在这个迷信山村落的,那是很不吉利的。因为迷信传说,鬼魂出体后一般都不会留念人间,会跟着引路鬼差直下“黄泉”,也就是说灵魂出体后,现实的世界就不属于它们了。但对于那些阳寿未尽的,他们喜欢留恋人间。遇上了少则噩运连连,重者冤魂索命。

我还是不太相信他们说的,龙五就把小花的死因和下葬后的穿着都说出来了。慢慢的我回忆起昨晚和小花一起场景,突然想起了小总是跟在我身后。还有那无意间我触碰到她那冰冷的手,感觉那冷是来自深渊幽,没有一点体温。是啊!只有死人才会没温度。难道她真的死了,我不敢在想下去。

晚上父亲把那些所谓的“符”交给了我,再三叮嘱莫要把这些东西摘下。晚上也不要出门,她们担心小花缠上我。我还是不太相信这些离谱事情,但我必须听从父母的话,总之她们也是为我好。

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总是想起小花漂亮的脸颊。不管咋样,我都决定下在一个约会,去求证事实的结果。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到了和小花相邀见面的日子。我带上手电筒就打算出门了,母亲拦住我惊慌的说道:“小花已经离世几天,她真的邀你见面。”

我点头应诺,不过我又安慰母亲道:“放心吧,即使她真死了,我和她无冤仇她也不会害我的。”母亲见拦不住我,也只好让我离开了。其实那时我不相信这是事实,因为我一直认为“人死了,也就彻底消失了哪来的鬼魂。

野外黑漆漆的夜空,我一个人走空旷原野上,心里想着小花那可爱的脸庞和甜蜜声音。他们都说她死了可那晚还活生生在我面前,不过我出门那时候母亲那惊恐的表情,不像是在和我开玩笑。突然间我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如果真的像电影那样,我恐怕会凶多吉少。

我有了退回去的打算,可转念一想现在和珍妮分手了,多年感情还不是败在社会世俗的观念里,对于爱情我心灰意冷了,而小花对我的那份执着又重新点燃我的爱火,这不是我要努力要寻找的爱情吗?

我激情澎湃继续赶往约定地点,而所谓的“孤魂索命 ”也抛之脑后。当我赶到目的地时,小花早在那里等候。“你怎么来那早,这里黑漆漆的山谷你不怕吗?”我关切问候道。这时候她转身过来嬉笑的对我说:“怕什么,我本身就属于这里……她感觉到不妥,急忙改口说成了我家就附近的山下怕撒。”

现在我没感觉到害怕,可是怎么还是感觉到身上冷嗖嗖的,当我越靠近小花那感觉就越明显。同时我也注意到小花总是和我保持一定距离,好像很害怕我靠近她。也许是农村思想观念守旧,女孩在怎么爱一个人都很害羞和含蓄的,那像城里的人那么随便。

那天晚上小花缠着要我讲起大学生活故事,最后她叹息说:“哥!可惜我这辈都没机会进去大学校园了,以后也没机会听你故事了。最后她提起勇气说:“哥相别你也听到,伯母说我的那些事情了吧:”说完哽咽哭泣着。

“小花,难道我父母说都是真的”我不情愿相信这是事实。

“嗯!是的哥,其实我前几天就已经离开人世了,不过哥感谢你!明知我化为孤魂你还看我,在也不枉妹妹此生偷偷的爱你。”

她擦了擦眼泪说道:“自从那年你来我家,我就偷偷喜欢了你。那时候我,发誓一定要考进你们学校,那样就能有机会天天见到你。所以努力学校希望能通过考试,结果皇天不负我的苦心,预考通过。没想到弄村观念守旧,因为我哥落榜后父亲心里偏见。嚷着骂道:“女孩子注定是泼出去的水,读再多书也白读。”到了高考时间不管我怎么央求,死活都不答应。

她说着更伤心了,接着又说,自那也后我就知道失去在大学和你一起的机会,也许这就是命。可事情并没结束,你今年开学后的那几天,喝得烂醉如泥的父亲,又把哥哥落榜怨气撒在我身上。接着他受了张媒婆和邻村无赖二狗骚使后,那夜就这样推入二狗虎口。我怎么甘心受辱,宁愿自己我为鬼魂,不能便宜这无赖,所以我只有选择结束自己生命了。

我已了无牵挂,只是还想念哥哥你,更担心我那可怜母亲日夜为我哭泣。可如今,我化为鬼魂不能侍奉她了。此刻我既然知道她已逝去了,她却还是这样生爱,我只是可惜我们错过这段缘分。那我还什么好害怕呢?想到这里我靠了过去,本想给她些安慰。她意识到了,急忙止住了我:“哥,有你这份心意小妹妹也能安心下黄泉了。只是现在你我人鬼殊途,你真火不旺莫要在靠近我。”我看看她,果然脸上苍白如纸,寒气逼人。

夜也深了,我们静静坐这石头上,谁也不说话。下旬月的夜,月亮悄悄爬上了树梢。我悲痛着失去了这么个活泼可爱的小妹,为她命运感到惋惜。真的如果我知道这一切,即使她受到那个泼皮的玷污我会好好珍惜她的。可现在晚了,想到这里我泪水迷糊眼眶。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哥,”小花看到了我那脸颊的泪水,无奈的摇着头说道。然后她又说道;“哥我知道你以前不会相信这些东西,所以你赌着要通过五松岭这个极阴地方,那晚你肯定不知道。开始你听到的那诡异的哥声,就是附近冤魂传出来的。但看见你人气旺(三昧真火)无法靠近你身,可你在那个极阴地方,她既然上你了,所以小妹只有出来唱那些你熟悉歌(苗哥)来引导你走像董云方向来被开那冤魂。

听了她讲的那些我吓出一身冷汗,要是没小花那个野鬼肯就找我做替身,(冤魂,没有鬼差引路只有借魂转世。而那代替者要过些年这害一个才能转世。)现在我早就变成孤冷冷一具尸体了。我既然说不出话只是感激的点着头,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激动了,这时候小花笑了笑说:“龙哥,你是我梦中偶像,如果没有那无赖我想哥也一定会喜欢我的,就从你知道我鬼了你还会来,我就猜出来你心里有我。”

就在样我们聊些东西,突然山顶树影摇放着。小彤看了脸上惊慌的说道:“龙哥,我时间不多了。因为头七回魂时间到了,你现在是活人最后回避些鬼差。哥,小妹妹不后爱上你,如真有来世我等你。”

转眼间小花消失不见,可风声中又夹杂着小花声音“哥,明天去我家把你送我那本《梦魂香诗词集》带到坟前烧给我。”风过后又恢复平静,我对着迷茫天空喊道“我会的小花,永别了。”

第二天我到了董云村,把昨晚的经历说给她母亲听。伯母哭的成了泪人,然后跟着我说:“阿豪,花儿最崇拜你了,都是你伯父重男轻女的守旧思想害了她。”这时候我伯父低着头不语,看着他们一家沉浸在悲痛之中。我冲冲告别了,带上伯母从她抽屉翻出了我送的她那边《梦魂香诗词集》。我一路奔跑着来到那小山岗,在她那小小坟堆旁喊着泪念到:

喝火令:烟水流年

情义如丝藕,离别愁绪延。舞时歌处羞姣颜。魂梦烟水逝,无处可追缘。

昨夜西阁里,竹窗共枕前。便愁音书又难连。

无寐清宵夜,无寐晓霜湿,无寐泪湿衣襟,却不梦来眠。

看着小花手抄的《喝火令:烟水流年》和娟秀字迹化为灰烬,我泪水迷糊眼眶。也就在这时候,我脑海闪过了她那倩美的脸颊。

后来小花托梦告诉我,因为她那天晚上私闯人间,被阎王处罚受小地狱的刑罚之苦。而后来那个无赖二狗突然离奇的死亡了。有的说他是死在了五松岭,而有的人说是死在他家里小花来复仇了。总之我要没有小花的庇护,死在五松岭那人就我了。现在人们总说:“鬼是冷血无情的,鬼的出现是不吉利的征兆。可活着的人更是无情阴险,人人都崇拜金钱,甚至为了点蝇头小利尔虞我诈。而小花那样的鬼,至少会因为爱选择付出“受尽了小地狱的酷刑”甚至为情付出鬼命。而我现实的爱情呢?恐怕爱情中女方只会记得婚上那“礼万紫千红一片绿”彩礼钱了。(万紫千红:就当今网络流行的结婚彩礼钱,紫是五元的要一万张,红的百元大钞一千张。)


上一页1234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