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真实灵异事件苗疆巫蛊术 > 详细内容

真实灵异事件苗疆巫蛊术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29 次  点赞:12 次  鄙视:1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52guishi.com 收集整理

喂....艾琳,我是俊伟,你晚上下班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谈。

一听是俊伟的声音艾琳情绪得有些激动急忙问道:“你在哪里”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突然消失这么多天,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电话那端俊伟显得有些烦躁,不客气的回道:好了,我不是好好的嘛。晚上我们见面在说,还是老地方,没等艾琳说话,就立马挂了电话。

电话那端传来...嘟 嘟 嘟........

此时的艾琳傻傻的坐在办公椅上,紧皱着眉头回想起往事...

“艾琳和俊伟是大学同学,也是同一家孤儿院长大的,读书的时候艾琳是出了名的优秀,还是好多同学心里的暗恋对象,俊伟整整追了一年才和艾琳走到一起,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工作了三年,他们在一起已经六年了。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艾琳,几乎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这六年里他把俊伟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在俊伟失业的两年来,艾琳不管是经济还是精神都一直默默的支持着他,本来打算再奋斗一年就结婚,只是几天前,俊伟突然不声不响得消失,让艾琳感觉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依靠,她发了疯似的到处找他,所有俊伟会去的地方她都找遍了,而刚才接到电话时俊伟的语气让艾琳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这几年里即使吵架他也不曾抛下过自己,而这一次,艾琳感觉俊伟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艾琳回过神,抹去眼角流出的泪水,看了一眼手机,下午4点多,她向公司请了假,打算去买点东西做顿饭,希望俊伟能回家,也许回到两人最温馨的地方,会让两个人之间减少误会。

做完这些,艾琳拿起手机拨通了俊伟的电话,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艾琳有些失望,也许是俊伟没听到不是故意不接的,艾琳心里自我安慰道”拿着手机艾琳卷缩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模糊身影一直跟着她,不管她躲在什么地方,那个人都找到她,艾琳拼命的跑、、汗水湿透了她的衣服。

突然手机嘟嘟的两声惊醒了她,艾琳拿起手机是俊伟发来的短信,内容很短的几个字,“我在咖啡厅等你”,艾琳立马回拨了过去,电话依旧是无法接通。

窗外天已经黑了,看着饭桌上冰冷的菜,艾琳眼泪顿时涌了出来,过了许久,才停止哭泣,艾琳从衣柜找出去年生日时俊伟送的那件衣服,穿在身上出了门。

刚到门口就看到俊伟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玩着手机,脸上时不时露出笑容,艾琳强忍着自己心里的委屈,缓缓的走了过去,俊伟看到艾琳,眼里流露出尴尬的表情,

坐吧....我也是刚到,你要喝点什么?

艾琳低着头没有回答他,半响,俊伟又继续问到“艾琳你喝什么”

艾琳冷静的说道:不用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俊伟问道”为什么我打电话你不接,这些天你不声不响的消失,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沉默了很久俊伟突然开口说道;艾琳,我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我要和别人结婚了。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串钥匙,递给艾琳,“房子的钥匙还给你,是我辜负了你,我想会有一个好男孩出现在你生命里的好好去爱你。说完俊伟低着头。

听完俊伟的话艾琳此时心里如刀绞般痛,但是她还是装作很镇静小声的问俊伟:俊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对吗?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说啊,我不相信。

俊伟看了艾琳一眼,冷漠的说,对不起,艾琳,婚礼在下个月8号我希望到时候你能来祝福我。

艾琳冷笑了一声,嘲讽道:结婚?呵呵,你们认识多久!又有多爱对方。还要我来祝福你们!

俊伟突然情绪激动的说道”艾琳你别这样好了,我叫你出来是想当面对你说声抱歉,你打我骂我都没问题,只要能顺了你心里的不开心,甚至你要求我补偿你我都可以答应,但是希望你别问关于她的事情,不爱你是我的决定,和她没有关系。

补偿我,呵呵!..艾琳哭道”用钱吗?受伤的心你要怎么补偿,你说啊!

俊伟抬眼发现周围的人都望向自己这边,顿时显得很尴尬,便起身打算离开,临走时,艾琳突然起身紧紧的拉住他的手“你的婚礼我一定会来参加的。

俊伟没有说话,脱开紧拽着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厅。艾琳瘫坐在沙发上一直小声抽泣着她想起:

半年前。自己有一次意外的发现俊伟手机里有一个女孩的照片,问他,他却说是网上下载的,加上那段时间公司上市自己要准备资料经常加班,况且她一直相信俊伟不是那种花心的人,所以也没有在问起过。

艾琳心里很怨恨俊伟的无情,在一起同居了六年,每次提起结婚,俊伟都说过几年,而如今短短的几天时间,自己却得到他要和别的女人结婚的消息,艾琳始终不肯相信俊伟已经不爱她了。

接下来的几天,艾琳每天不吃不喝的躺在床上,她心里暗暗地祈祷俊伟能回心转意给她打个电话,可是每次手机响起却都是公司打来的电话,艾琳也一直没回,回想,这几年自己除了上班就是回家,身边除了俊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了,曾经的同学如今联系的也寥寥无几,而俊伟的抛弃更是让她心灰意冷,此时的无助的觉得世界好黑暗,悲伤的情绪下让她想到了却自己的生命,或许还能在俊伟的心里留下自己的位置。

想好了一切艾琳在邮箱发了一份邮件给俊伟,邮件里的内容满满的全是对俊伟的留恋和爱,此时的她已经是身心疲惫,她只想自己安安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带着对俊伟的爱,可是有时候事情的发生往往出人意料。

艾琳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苍白的脸颊,泪水顺着眼眶流出,曾经自己和俊伟在这个小房子里恩爱无比,有着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而如今却变成自己最后的归宿,艾琳越想越觉得痛苦不堪,对死亡的欲望越发强烈,她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戴上俊伟送给自己的戒指,到厨房拿出了水果刀,在艾琳的心里,她其实是很害怕刀子的,从前就连水果都是俊伟削给自己吃,看着透着寒光的刀子,艾琳心里对俊伟的恨意油然而生,刀子无情的划破了她的手腕,鲜红的血液顺着裂开烦人伤口一涌而出,滴答滴答.....流在地板上,艾琳的眼前顿时一片模糊,脑海此时凌乱无比,慢慢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楚,艾琳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手腕的血越流越多,地板湿了一大片,可她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艾琳以为自己就快死了,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击声,艾琳迷糊中看见一个身影走进自己家,便晕了过去。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眼前洁白的一片,空气里充满着刺鼻的消毒水气味,艾琳挣扎着张开双眼,护士见艾琳醒了过来,赶忙跑去叫医生,此刻映入眼前的竟然是自己公司的同事,大伙见艾琳醒了都围了过来,艾琳明白自己还活着,眼泪又涌了出来,她痛苦的说道:为什么要救我,我活着还不如死了,说完艾琳转过脸嘤嘤的抽泣着。

”这时”一个年龄看上 30多的女人走到艾琳床边,轻轻的拉着她的手‘安慰着说;艾琳有什么事情过不去的,让你选择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你这样怎么对的起你的父母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要不是我们打不通你电话,担心你出事才报警找到你家,等到你后悔就已经来不及了。

待女人说完,艾琳猛地转过头惊讶的问道“孩子?你是说我怀孕了。

是呀,医生检查说都已经2个多月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女人疑惑的问道。还好送到医院及时,不然你流了那么多血,孩子和大人都有生命危险。艾琳啊!以后别那么傻了,你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这几天我们找你也联系了你之前的男朋友俊伟,得知你们分手了,但是你现在就当为了孩子也不能在做傻事了知道吗?

艾琳含着泪水微微的点点头”姚姐,谢谢你们,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再想不开的...大家见艾琳情绪比较稳定打完招呼就都回家了,临走时姚姐给艾琳留了自己的电话,关切的说道,等身体好点,如果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找自己。

夜里艾琳躺在病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她想着自己怀孕的事情或许是老天爷的怜悯,也许把这件事情告诉俊伟,俊伟或许还能回来自己身边,天真的艾琳心里这样想到,便又一次打通了俊伟的电话,巧合的是,这一次电话竟然接通了。只是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

喂,喂,找哪位!

艾琳知道电话那端的这个女人就是插足自己和俊伟的第三者,但她还是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客气的说道:喂,我想找下刘俊伟,他在吗?能不能叫他听下电话。

电话那端,女人久久没有出声,过了半响电话里传来熟悉的男声“

俊伟客气的闻着”是艾琳啊,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艾琳并没有告诉俊伟自己自杀的事情,她不想让俊伟可怜自己,她小声的对着俊伟说道;我怀孕了,已经2个多月了。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听完艾琳的话,俊伟很惊讶,过了许久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上次见面怎么没听你说起,你知道的我要结婚了,孩子我不可能要的,你打掉吧!如果需要钱我打给你?

听着俊伟话里的绝情,艾琳心里的火顿时涌上心头,对着电话大吼道:刘俊伟,我们在一起六年了,你说要抛弃我就抛弃我,现在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还用钱来羞辱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我绝对要生下来,说完艾琳啪的扔掉了手中的手机。

此时艾琳的心里的充满着对俊伟的恨,曾经的爱,仿佛就在刚才的对话里全部被浇熄,俊伟的一言一语都是对自己的厌恶和绝情,也在这个时候艾琳心里仇恨的种子悄悄的再萌芽,她想,这对贱人让自己如此痛苦,就算牺牲自己的一切也不能让她们走到一起。我得不到的,她也休想得到。

有了这个疯狂的念头,艾琳觉得自己现在活着就是为了实行自己的报复,望着自己的肚子艾琳轻轻的抚摸着,她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孩子,因为自己的愚昧,差点就让它不能降临在这个世界上来,艾琳越想越恨,眼里布满着仇恨的血丝,也许将来等孩子长大了能理解自己现在将要做的一切,艾琳心里暗暗的安慰着自己。

第二天,一夜未眠的艾琳早早的换了自己的衣服,她想出院,刚走到房门口就被查房的护士拦住,护士对艾琳显得很不客气,因为医生特别嘱咐艾琳要留院观察,担心胎儿会流产,可是艾琳执意要出院,护士没办法只好找来艾琳的监护医生,最后医生要求艾琳必须叫家属来办出院手续并且签字,而此时,艾琳心里很失落,自己身边除了同事,几乎没有什么亲人,谁肯帮自己担保呢?

左思右想,艾琳突然记起昨天姚姐临走前留下的电话,平时公司在公司就属姚姐对自己最照顾,眼下只能让她帮自己做下担保,拨通电话后,艾琳大致说了一下情况,姚姐很热心答应马上就来医院,挂了电话艾琳就呆呆的坐在病床上,两行泪珠悄悄落下,此时的她脆弱的像个孩子,不知道自己下一秒该做什么,受伤了又该往哪儿躲。

没过多久,走廊传来了姚姐和医生的对话,脚步声越来越近,转眼就到了门口,艾琳深深吸了口气擦干眼泪,见艾琳已经换好衣服,姚姐便去扶她下床,看上去感觉姚姐对人是那么的热心,临走时医生还特意嘱咐姚姐一定要定期带艾琳来院做孕期检查。

车子疾驰在喧闹的黑夜里,收音机传出王杰的歌声,艾琳记得这首伤心1999,是俊伟曾经最唱的,姚姐见艾琳一路上都不讲话,此时还皱着眉头,估计也猜到什么了,便换了一首歌。姚姐又试探着问道:艾琳,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很多事情你要想好,再做抉择,况且你也还年轻,以后的路很长,跌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蹶不振。

艾琳哀怨的望着眼前这个知心的大姐,是啊,现在的我除了自己站起来还能依靠谁。

姚姐;谢谢你对我这么关心,我我我。。。。。。

姚姐见艾琳吞吞吐吐安慰道:“艾琳”你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能帮的我绝对会帮你。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半响艾琳才小声说道:姚姐,你家乡是湘西的对吗!记得有一次听你说过你是详细苗族你们哪里每个人都是蛊盅师,是真的吗?我想你带我去,行吗!

姚姐见艾琳突然提起蛊盅师,楞了许久才说,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是那都是在我出来外面之前,我都有十多年没回过村子了,而且村子是不准外人进去的

艾琳对姚姐道出了隐藏在自己心里很多年的秘密,往事回到十几年前艾琳还没有住进孤儿院的那段时光,

那时艾琳才七岁,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家,爸爸妈妈恩爱,所有亲人都特别爱她。

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艾琳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女人的妖媚的模样。当时一家人正坐在一起吃饭,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爸爸起身去开门后傻傻的楞在门前,直到妈妈也望向门外问道,是谁啊!怎么不让人家进来啊!

门外传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哟”都在家呢!我以为就阿景一个人在,那个女人推开爸爸,径直走到妈妈面前,上下打量着,讥讽道“真是一个十足的黄脸婆,难怪你丈夫会在外面偷腥。

妈妈本来疑惑的眼神立刻变得不安,抓着爸爸的衣服不停问他和这个女人什么关系,为什么让她来自己家里,爸爸低着头,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而那个傲慢的女人走到爸爸身边推倒妈妈,拉着爸爸向门外走去,临走时还说明天会叫律师送来离婚协议书。

妈妈彻底崩溃了,傻傻的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艾琳也低声抽泣着,紧紧拉着妈妈的手,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他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和别的女人离开,不懂什么叫作离婚。那一夜她和妈妈都彻夜未眠,直到晨鸡的叫声惊醒了她们的思绪,突然,妈妈直直的站了起来,手紧紧的抓着喉咙,嘴里急促的喘着气,脸憋得通红,艾琳吓傻了,呆呆的坐在地上大声哭泣着,而接下来发生的,艾琳永远都记得,这十几年来每每做噩梦都是妈妈临死前的痛苦样子,那双眼,放大的瞳孔布满了红色的血一滴滴流了出来,紧紧抓着的喉咙不停的呕吐着,一根根像蚯蚓的小虫子随着吐出的残物在地板上来回扭曲着,越吐越多,到处爬着,而妈妈的口里鲜血淋漓。艾琳好恐惧,从没有过的绝望在她小小的心灵上狠狠地刺了下去,妈妈并没有挣扎太久,直到死前那一刻手都伸向艾琳。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艾琳,艾琳.......

随着姚姐的大声呼喊,艾琳猛的从恐惧的思维中抽离出来。

艾琳,你怎么了没事吧,刚才你的样子吓坏我了,你妈妈为什么会突然死亡,是他杀还是什么原因?

就是她,是那个夺走我爸爸的女人,我在被送去孤儿院之前见到过她挽着我爸爸回来拿过存折,在房间我亲耳听到他们的谈话,她说过是用苗疆的蛊害死我妈妈得,可是苗疆巫术是无形无影,加上我年纪太小大家都不肯相信我说的话,从去到孤儿院之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我父亲,在我眼里一个杀人凶手不配是我的父亲,如今俊伟也和他一样残忍抛弃我和我们的孩子,所以我想你带我去找你老家那个蛊盅师,我要把我失去的都拿回来。

姚姐“求您呢!看在我们同事这么多年,你就带我去行吗?

姚经理嘴上安慰着艾琳,心里却另有打算,自己事业一直不算顺利从主管升到经理足足花了5年,从小就听家里人说婴蛊能改善官运和财运,但是办法却很邪恶,要找三个月内刚打下的胎儿来作法。如果带艾琳回村子再劝她打掉胎儿,自己得到婴蛊,艾琳也可以得到她想要的,一举两得。

此时的艾琳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对自己热心的姚姐竟然会对她有不告人的目的。 从医生说艾琳怀孕了,她就一直在做盘算。想劝艾琳打掉胎儿。直到艾琳主动打电话要她帮忙。

第二天一大早,姚经理就起床收拾行李,开车去顺福路接艾琳,一夜未眠的艾琳两眼通红,惨白的脸色看上去似乎刚刚才哭过。姚经理此时并不希望艾琳出什么状况,至少是在胎儿取出来之前。

在车上艾琳一路还是很少讲话,在她的心里此次湘西之行只要能让俊伟回到自己身边,就算付出什么她都愿意,当年母亲的死,父亲的绝情让她一直痛苦了整整十几年,她不允许再一次被人夺走自己的幸福!

车子是傍晚到达的湘西龙山县,山路通不到村里,只能步行小路翻过山头才能进去因为村子与现代社会隔绝所以在她们哪里才能保留最神秘古老的苗疆蛊术,姚经理自豪的朝着艾琳说到”

夜晚的湘西月光皎洁,星光闪缩,零零星星的火光由远而近,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零散的火光早已看不见,四周显得那么寂静,明明是八月的天,空气却阴冷的渗人。艾琳紧紧跟在姚姐身后,突然杂草丛里传来嗖嗖的声音.....艾琳吓的抓住姚姐的衣服。

别怕“艾琳,是蛇而已,我身上有雄黄香袋它们不敢靠近的,你 和我跟紧点我们要赶快走鸡一叫就不好办了, 白 天我们是进不了山的,瘴气冲天,只能在晚上顺着月光才能找到村口。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艾琳疑惑的问道”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在漆黑的夜色里 又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艾琳总算看到一点火光,心里的不安才慢慢平静下来。

马上就到了,艾琳你快点,过了这个蛇池我们就能进村子了,艾琳一听姚姐说又有蛇“小心翼翼的往前迈着脚步.....脑海里顿时浮现母亲死的时候从口里吐出的那些恶心的虫子。胃里一阵翻滚,”哇 “的 吐了出来,本来一路上心里就害怕加上又没进食,艾琳眼前一阵眩晕倒在了路边... 艾琳。你醒醒,快醒醒......,见艾琳晕倒。姚经理匆忙的趟过蛇池跑进村里找人帮忙。

等艾琳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响午,姚经理正走到门口打算叫醒艾琳,见艾琳已经起来了,气 色 也有好转,便叫她一起下楼吃饭,顺便介绍家里的人。艾琳自打进到孤儿院就从没去过山里看看,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山里的空气 那么清爽, 令人心旷神怡,而昨夜的恐惧早已褪去,远处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艾琳心里暗自道“倘若此时俊伟在身边该多好。

吃饭的竹屋很简陋,但是特别干净,姚姐招呼着艾琳坐下,转身对着旁边的老人说了几句,老人不停的点头,微笑,艾琳听不懂她们在说设么,.见姚姐回过头。艾琳才小声问道”,老人是谁啊?“

这是我奶奶尚吉普巫女,已经100多岁了,她是我们村里最后一个懂蛊盅术的巫女,我刚才问她村里的蛊盅师还在吗?没想到很遗憾,奶奶说”在我们来的前一个月去世了,艾琳”你别难过,不如我们先吃饭 ,再让我奶奶帮你想办法吧!

艾琳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但至少姚姐的奶奶懂 蛊术“此行也不算白来,饭后,艾琳 和姚经理并排坐在老人前面。

老人又用家乡话对着姚经理说着什么!“艾琳只是耐心的看着她们讲话,

姚姐看着艾琳道:艾琳”奶奶问你要她帮你什么忙“还有奶奶说蛊术都是有得必有失,你要的得到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你可要自己想好‘

’其实姚姐早就看出年纪尚小的艾琳心里其实并不在意这个胎儿, 如果自己 趁着这个机会撒谎撒谎骗艾琳说”要这个胎儿种蛊,才能唤回失去的爱人。艾琳肯定也会同意的。

姚姐试探的说道“艾琳,奶奶说了要想唤回失去的爱人,只能用自己另一个亲人交换。这是唯一的办法。

艾琳一听”焦急的说道“可是姚姐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在身边了啊,你帮我想想办法吧!

见艾琳并没有反对的语气,姚姐又赶忙说道“你不是肚子还有一个孩子吗?如果放弃这个孩子,就能让俊伟回来你身边,你们将来还能在怀,当然,这也只是我给你的建议,至于选择权还是在你手里,说完姚经理又对着老人嘀咕了几句。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艾琳此时很纠结,她想起自己就是一个被父亲抛弃的孩子,如果没有俊伟孩子生下来也没有父亲,一面却又觉得舍弃这个孩子会让自己心里有负罪感,毕竟是这个孩子让自己在死亡路上被拉回来,才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她很苦恼”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但女人始终都是自私的,心里报复的念头最终还是让她选择用胎儿换俊伟的归来。

傻乎乎的艾琳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姚姐精心设计的圈套里,她不会想到自己眼下做的抉择会让以后的生活发生那么改变,甚至让自己陷入痛苦的沼泽。

姚经理见艾琳同意打掉胎儿,便起身走到奶奶身旁在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老人的脸色霎时变得凝重起来,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艾琳。让艾琳觉得浑身不自在,又过了一会,老人起身走到艾琳身后用手提起艾琳的马尾,紧紧地抓着她的后颈,艾琳显得有些紧张,往姚姐身旁闪躲着。

别怕,艾琳,奶奶是在为你施术,一会儿就没事了,姚姐见艾琳害怕便不停的安慰着她,老人闭着眼睛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没过一会在艾琳的后颈上便出现一条全身发黑的毒蝎子,拖着长长的毒钳,一步步爬到她的头顶,艾琳只觉得脑袋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便晕了过去。这一觉却让艾琳失去了自己最后的亲人。

姚姐用苗疆话不停的催促着老人趁艾琳晕倒赶紧取下胎儿,这边艾琳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许多的毒物,蜈蚣,毒蛇,蝎子,密密麻麻的在她身上来回的攀爬着,不停的厮打在一团,直到所有毒物都停止了活动,从一堆毒物得尸体里爬出一条硕大的蜈蚣,摆动着身体直直的立在老人身前,老人俯下身子伸出手掌,姚经理目睹着蜈蚣爬到奶奶手里,心里阵阵恶心。

老人指着艾琳的下身,示意让姚姐脱去她的裙子,只见蜈蚣顺着艾琳两腿之间缓缓的爬了进去,看着艾琳在晕迷中身体不停的扭曲着,额头的汗珠顺着脸颊一滴滴滑落,样子那么痛苦,姚姐的心里有那么一刻竟然对艾琳产生了一丝丝同情,但转眼却被心里的贪念吞噬。心里自我的安慰道:“她得到她想要的,我拿走这个胎儿,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的,要得到总的付出是吧!自己似乎没必要去怜惜眼前的艾琳”

只见老人嘴里不停的念着咒语,艾琳的肚子一会儿鼓起一会儿凹陷,这样来回大约十分钟,顺着大腿一股殷红的鲜血缓缓从子宫里流了出来,那条发黑的蜈蚣也很快爬出来,肚子鼓鼓的看上去快要撑破似得,姚姐以为蜈蚣吃掉了胎儿,急忙伸手想要抓住它,却被奶奶呵斥的拦了回去,才注意到那摊血水里竟然有团粉色的肉坨在跳动着,慢慢的频率越来越弱,看样子是胎儿,姚姐赤手抓起装进罐子里,拿到老人身前,奶奶示意她将罐子放到一边,扶起艾琳,便朝艾琳嘴里放了一颗白色的药丸,没过一会艾琳就醒了。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醒来的艾琳挣扎着坐了起来,她觉得自己下身像被撕裂般疼痛, 看着眼前的那摊鲜血,艾琳嘤嘤得抽泣着。她心里很难过,甚至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值得。在她看来身体的疼痛远远及不上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艾琳起身跪在老人面前不停的磕着头,她让姚姐告诉奶奶,希望她能帮自己厚葬这个胎儿,但她永远不会知道其实自己的孩子将会被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用来做蛊。

折腾了一天,姚姐将艾琳哄睡后,便径直走去奶奶的房间,她要趁着艾琳睡去的这段时间让老人用胎儿炼成婴盅,使自己以后的财运官运一帆风顺,但她怎么都不会料想到将来的某天她也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胎儿的尸体被老人从罐子取出放进一口大缸里,缸里是老人倾尽一生喂养了的蛊虫,一大群毒物将肉团紧紧包裹着,不停地释放着自己身上的毒液,盖上缸盖,老人盘坐着身体又一次念起咒语,只见缸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一夜的时间过得很快,天就快亮了,远处的天边开始微微泛出红光,所有的人都开始了自己新的一天 忙碌。

另一边,俊伟见艾琳最近没来打来电话心里甚是欢喜,每天忙前忙后的准备着自己的婚礼,自己就快迎娶身边的富家小姐,只要结了婚,自己这辈子就再也不用像奴隶一样看别人脸色的四处奔波了,再也不要过狗一般的生活,只要自己有钱了,身边点头哈腰的人多不胜数。一想到这些,俊伟心里对艾琳的愧疚也变得理直气壮了,谁让艾琳不是有钱家的 女儿,不能给自己想要的一切,或许这就是命,她艾琳不能怪我无情,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苗寨里姚姐一边安顿着艾琳,让她安心休养,等身体恢复后再去在找俊伟,一边让奶奶日以继夜的炼制着婴蛊 ,炼制婴蛊需要七日七夜,胎婴要吸取日、月、的精气再配合食取所有毒虫的毒液,最后成不成功还得看喂养婴蛊的人会不会被反噬,炼制期间一旦施术者稍有走偏,不能控制胎婴的心智,便会良成大祸。剑走偏锋、便会自伤,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这几天,姚姐见艾琳不停问起奶奶,便撒谎说奶奶是去替她找寻草药来炼制让俊伟回心的桃蛊,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在苗寨的几日里,艾琳觉得自己是度日如年,眼看离俊伟结婚的日子不远了,奶奶却迟迟不见回来。

终于等到第七天,这天夜里艾琳刚睡下,姚姐就来敲门,顾不上穿鞋艾琳赶忙起身去开门,一听姚姐说奶奶回来了要她过去,艾琳显得格外高兴,此时的她只希望赶快拿到桃蛊去找俊伟,和他重归于好。

奶奶的房里灯光很暗,潮湿的木板让赤脚的艾琳觉得有些发凉,借着桌上灯盏发出的微光,艾琳发现几日不见的奶奶弱小的身躯似乎又消瘦了许多,艾琳轻轻的跪着奶奶面前,姚姐接过来奶奶递来的小瓶子,说了几句,便转身给了艾琳。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这是奶奶给你的桃蛊,她说:你只要见到抛弃你的那个人让他喝下,不过三日他就会对你回心转意,但是,倘若你对他变心,桃蛊的反噬就会落在你身上,另外奶奶还有一件东西给你,是一只毒虫,说着老人从嘴里吐出一条发白的蛆虫递给艾琳,艾琳跌生生的接在手里,蛊虫在艾琳手里扭动着身躯,艾琳回想起“当年妈妈死的时候自己曾经见过这种蛊虫从她嘴里出来。

姚姐又继续对艾琳说道:这种蛊虫是一种降,需要主人用自己的血去喂养,它可以施在伤害你的人身上,因为蛊物都是有血性的,物极必反,你自己也会受到伤害,所以不能随便用。奶奶希望它将来能帮到你。

待姚姐说完,奶奶示意她们趁着夜里赶紧离开寨子....

见状姚姐让艾琳先回房间收拾一下,一会去过找她。见艾琳走后,姚姐跪在奶奶身边摊开手埋着头,奶奶起身打开大缸从里面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胎儿,此时的胎儿已经五官齐全,全身乌黑,老人将婴蛊装进小瓶子,用苗语对姚姐嘱咐道: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炼制婴蛊,制作这种蛊物伤天害理,及损阴德,我可能也就此要和你告别了,今晚你带着那个女孩赶快离开寨子,否则寨里发现你带外面的人进来,你们就会被祭天的,孩子,记住奶奶的话,奶奶一辈子没为你做什么,这次逆天而为也算了却自己对你愧对,这个婴蛊你切记只能祈求财运,妄不可用自己的血去喂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说完奶奶紧紧握着姚姐的手,便再也没有讲话,姚姐很镇定,她从小在苗族长大,知道每个巫女都自己的使命,在她眼里奶奶的职责就是守护自己的孙女。 这也是当初自己为什么拼尽全力也要离开寨子,她不肯自己的一生就在小小的寨子荒废。

奶奶的死并没有让姚姐的罪孽之心醒悟,带着艾琳,她们连夜离开了寨子...... 这一路,两个人心里都各自作着打算,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期望,同时也在一步步向罪恶的深渊迈进...

到达山外已经是第二天,艾琳回住处洗漱了一番,想着这些天自己所做的努力将要在今天得到回报心里暗自窃喜,俊伟即将回到自己身边,未来一片光明。 另一边得到婴蛊的姚姐,回到公司便被董事长叫到办公室,得知自己前段时间跟进的项目已经落实,并且将由项目经理晋升为副总,她的心里欣喜若狂,在她看来婴蛊的力量的确强大,自己坐上董事长的位置指日可待。

一番精心打扮后,艾琳拨通了俊伟的电话:这一次很幸运电话很快接通了,

艾琳客气的说道“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个面,顺便拿给你一些你以前的东西,你放心我不是找你复合的,我也知道你快结婚了,以后也不可能在见面。所以想在你结婚前看看你。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见艾琳的语气很平静,俊伟以为艾琳是真的想通了,便也不好拒绝,便同意了。两个人约好还是在上次的咖啡厅。挂完电话,艾琳从包里拿出小瓶子握在手里,篡得紧紧的生怕一不小心自己的希望就破灭了。

这次艾琳早早的就在咖啡厅等俊伟,她知道俊伟爱喝红茶,也只有把蛊水倒在茶里才有机会让俊伟喝下,很快,俊伟就来了,八月的天,烈日高照,一路上堵车,热的俊伟是大汗淋漓,见桌上艾琳已经替自己点了东西,二话没说端起就喝,这一切在艾琳看来俊伟心里其实还是有自己的,以前的他一回家也会拿起自己准备的冷饮就喝,如今这个习惯依然没有改变。艾琳暗自窃喜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心里对姚姐的感激之情也越发加重。

见艾琳怪异的盯着自己,俊伟显得很尴尬,赶忙说道:”不好意思啊,外面天太热了,加上堵车自己实在是太渴了。

艾琳微笑的看着他,也客气的答道:没事儿,红茶本来就是给你的点的,我知道你夏天只爱喝这个。

一听艾琳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喜好,俊伟有些不自然便试着问道:艾琳,你恨我吗?

不,我从来没恨过你,在我心里对你只有爱。艾琳认真的望着俊伟!此刻的她多么希望俊伟也能对自己说“他其实也还爱着自己!只是毕竟桃蛊要三天才有效,眼前的男人需要给他时间才能回到自己身边,如果自己太过着急也许又会吓到俊伟,想到这些,艾琳收敛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转而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快结婚了吗,既然我不恨你,就想叫你出来当面给你道喜,希望你和她白头偕老,这些是你走的时候没带完的东西,我也给你一起拿过来了。

接过艾琳递来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俊伟的心里竟然感到一丝丝失落,两个人都互相看着对方沉默了很久,直到服务员过来加水,这种尴尬的局面才被打破。艾琳知道眼下自己只能按捺自己的情绪,暂时放手让俊伟走,便起身说道: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吧!

看着艾琳远去的身影,俊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突然莫名的隐隐作痛,自己不是已经不爱她了吗?可是心里明明是真的有些不舍。眼前全是艾琳临走时的眼神和背影。一整天俊伟都魂不守舍,回到家,未婚妻见俊伟脸色不好,关切的问道:伟 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探俊伟的额头,手还没碰到额头便让俊伟用力的推了回去。见未婚妻委屈的看着自己,俊伟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分急忙解释道:

没事,我事儿,可能是下午外出的时候有些中暑,今晚我去客房做点资料,你早点睡吧!说完俊伟起身朝客房走去,留下一脸惊赫的未婚妻,从两个人在一起俊伟对她便是百般宠爱,什么事情都是听她的安排,甚至在那方面俊伟也是对自己温柔以对,从没像今晚这样冷漠过。同时女人心里也很清除的知道自己是怎么得到俊伟得爱的,既然自己那么爱他也只能迁就着,这一夜躺在硕大的席梦思床上女人却久久未眠。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客房里俊伟坐在电脑前,脑子里闪现的全是和艾琳曾经恩爱的情形,那种感觉如同万只蚂蚁般撕咬着自己的心,俊伟不知道为什么在快要结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对艾琳的感情如此的之深,在名利和艾琳之间他开始感到迷茫,不知道该做怎样的选择。

回到家的艾琳傻傻的坐在沙发上,回想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自己都挺了过来,眼下再等几天,就几天的时间,俊伟又能回到自己身边,现在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冷静的坚持下去。

眼看三天的时间就快到了,这天下午艾琳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喂,是艾小姐吗?我们是人民医院,我急症室刚刚接收到一名病患叫刘俊伟!现在患者意识不清情况很不乐观,可能没多少时间了,但患者嘴里一直喊着艾琳这个名字,我们联系他的家人在手机查到在他最后通话记录里是有您的号码,如果您是患者的家属请尽快赶到医院。

挂了电话,艾琳得泪水顿时夺眶而出,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俊伟一定不会有事的,艾琳心里暗自祈祷着”到了医院艾琳一路乱撞的来到急症室门口,眼前的情形让艾琳的情绪彻底崩溃了"躺在病床上的俊伟此时已经停止呼吸,嘴角沾着鲜红的血液,艾琳发疯似得摇晃着医生的手臂...

医生求您呢!你一定要治好俊伟,他不可以死,我就他这么一个亲人了,不能丢下我,我求你,求你了,艾琳一边哭泣着说道一边将自己额头不停地磕着地板。正当医生准备扶起艾琳时,急症室的门被人重重的推了开,闯进三名陌生人,两女一男,女子看上去年龄和艾琳差不多,男的大约50来岁身旁还站着一名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年轻的女子踉跄的跑到俊伟身边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子,阿伟,你醒醒,你起来,快起来看看我,我是丽娜啊!我们就快结婚了,你不能抛下我,女子哭的很伤心 ,在场的医护人员疑惑的看着她们!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突然女子猛地站起身来紧紧的抓着中年女人不停的哀求道:妈,你快救救俊伟,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我不能没有他的。

艾琳眼睛直勾勾的望着 “眼前的中年男女,这两张脸她再熟悉不过了,即使过了十几年自己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们,如今才知道他们的女儿竟然就是夺俊伟的第三者,心里埋藏了十多年的恨顿时油然而生,艾琳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他们,没想到却是因为俊伟的死让自己的仇人出现在面前,此时的她恨不得立马冲过去手刃这对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但理智控制着艾琳”她清楚的知道眼下的局面自己还不能暴露身份,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艾琳悄悄的从急症室退了出来,虽然对俊伟的爱深到想要陪着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她要报仇,她要亲眼看着这些害的自己一无所有的仇人痛苦的死在自己面前。

从医院回来艾琳拨通了姚姐的电话,此时的她唯一能想到帮自己的人只有姚姐,艾琳哭着将俊伟的死以及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姚姐,希望能约她出来商量一下自己怎么复仇计划。

很快姚姐便开车来到艾琳家,看着坐在沙发上披头散发的艾琳,姚姐心里闪过一丝怜悯,她开始有些同情起艾琳,毕竟自己现在的地位也是艾琳的牺牲换来的,自己也许应该帮帮她,想到这里“姚姐在艾琳身边坐了下来,认真的说道”艾琳你先冷静下来别哭,桃蛊你是不是已经给俊伟喝下了,“艾琳微微的点点头”那你对俊伟的死怎么看,你不觉一个平时身强体壮的人突然暴毙死的有些蹊跷吗?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听姚姐这样一说艾琳仔细回想“在医院看到俊伟的尸体时,俊伟嘴角的血里好像是有些异常,但到底是什么自己又说不出来,见艾琳说完”姚姐站起身来,托着手在房里来回走着,半响突然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俊伟的死绝非意外,而是身上被两个人同时下了蛊,一个是你,另一个人会是谁呢?

听到这艾琳急忙说道”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在医院的时候俊伟的未婚妻好像说过一段特别奇怪的话,她不停的求她妈,让她救救俊伟,下蛊的人不是她还会是谁。

此时姚姐什么都明白了,沉默了半天才对艾琳讲道“在苗寨其实还有一种比桃心蛊更阴毒的蛊,叫黑蛊,它可以使人迷失心智抛弃爱人在短时间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一旦蛊术施在人身上除了施术者世上没有人能解的开,俊伟的死很显然是因为喝了你下的蛊水,对之前的欲念产生了动摇,两种蛊虫在体内相争,才会导致突发死亡。

听完姚姐的话,艾琳心里自责不已,她没想到竟然是自己间接害死了最爱的俊伟,难过的艾琳趴在沙发上嚎啕大哭,姚姐轻轻地抚摸着艾琳的头小声的说道“艾琳,你不要太伤心,眼下你应该振作起来,俊伟的死虽然有你的责任但始终都那些伤害你的人造成,你应该替你死去的妈妈和俊伟讨回公道。还记得奶奶临走时给你的那只蛊虫吗?它可以帮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着艾琳起身从房里拿出一个罐子,打开后轻轻的取出,姚姐又道”只要你把自己的血让蛊虫吸到,让它知道你是它的主人和它融为一体。等见到你的仇人时只要稍有身体的接触念动咒语,蛊虫就会进入她的身体,等到发现即便她是巫女也来不及自救。

第二天,一夜未睡的艾琳很早就接到孤儿院打来的电话,得知俊伟的丧礼会在下午举行追掉会,艾琳心里有些激动,她知道自己报仇的时机到了,一切的恩怨必须要在今天作个了结,这一去艾琳心里并没有打算活着回来,她要陪着俊伟,生前不能做一对贫贱的夫妻,只愿死后能连理。到达殡仪馆时,已经有很多前来参加追悼的人,艾琳故意在这个时间点出现,老远就看见俊伟的未婚妻一家人站在灵堂中间,艾琳手里紧紧一枝菊花,缓缓得走到灵堂中央对着俊伟的人像深深的鞠了一躬,她努力控制着自己情绪不让眼泪流出,她心里明白,既然自己能知晓俊伟的死因,她们也肯定知道,一定不能让她们看出端倪有所防范,抬起头,艾琳走到丽娜一家人身旁“ 你就是俊伟的未婚妻吧!我是俊伟生前的同事,得知他的死讯我也感到很难过,你们要节哀顺变,说着便伸手递上自己手里的菊花,丽娜接过的菊花转身示意让妈妈放到俊伟身旁,见菊花已经握在丽娜母亲手里艾琳转过身向门外走去嘴不停的念动着咒语,只听道”灵堂里一片混乱,躺着地板上的母女扭动着身躯不停地挣扎着口里狂吐鲜血一条条恶心的蛆虫从她们的鼻孔耳朵缓缓爬出,人群里开始窃窃私语,一旁的中年男人对着人群哭吼道“求求你们,快帮我叫救护车。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下一页

艾琳没有走远,待人群随着救护车慢慢散去,她返回灵堂紧紧的靠着俊伟的身体,泪水顺着眼角一滴滴落在他的身上,他要陪在俊伟身边,做他的妻子,从今以后再也不分开,半夜守灵的人听到灵堂有响动,巡查时才发现艾琳的尸体依偎着俊伟十指紧紧相扣着,直到火化都没人能掰开。

另一边,姚姐最终还是抵不住自己的贪婪,没听奶奶的劝告,用自己的血去喂养婴蛊,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满足不了婴蛊吸血的需求,遭到反噬,最后彻底疯了,住进精神病院,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直到现在她每晚都在病房惊声尖叫,逢人就说鬼婴在吸她的血。

总之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因果循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一但为非作歹,定会遭受天谴,爱与恨只是一念之间,贪婪的欲望往往是走向罪孽的第一步。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