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前世仇今生消4之狱怒彦气魁皆知 > 详细内容

前世仇今生消4之狱怒彦气魁皆知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52guishi.com 收集整理

上一篇:《前世仇今生消3之初到学校遇狱惊

第四章:狱怒彦气魁皆知

“狱。”

一声低低的呼唤,无意之人听成浅浅的鼻音,有意之人却是目光凛冽,大掌一挥,不顾怜香惜玉,不管他人目光,拽着那纤细冰凉的皓腕离开了。

来到无人之地,男子一把将弱不禁风的殇魁甩到墙上,殇魁吃痛地皱眉,虽为鬼魂,这肉体只是无丝毫鲜血与温度的躯壳,却心灵感应般,让殇魁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痛。

不待殇魁质问出声,挺拔的身影便欺身而下,双手撑在墙后,将殇魁圈在怀中,拦掉了她的去路。冷酷的声音响起:“你刚刚嘀咕什么?”殇魁微怔,黑眸中闪过丝丝诧异,却又不留痕迹的敛去,甜甜的微笑:“玉佩。”

男子蹙眉,显然不相信殇魁说的话,冷冽的目光将眼前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打量了一番,殇魁却仍是纯纯的浅笑。她清楚的明白他指尖的血腥意味着什么。

她越是镇静,他越疑虑,单手捏住她的下颚,逼迫性的对上她的眸子,冷声道:“别被我发现。”说完,轻哼一声,便远去了身影。

殇魁垂首,隐去了嘴角的笑意,黑眸充满不解,抬首望向消失的拐角,轻不可闻地喃喃道:“重轮之生死,应为失忆,怎会?”黑影从暗处显现,殇魁道声:“查查。”张彦点头,只道句“小心”便离开了。

殇魁微微蹙眉,微眯眸子,望向被阳光照亮的小路,伸手,徐徐向前,猛然停顿,眉,越蹙越深,才看清拦在路中的超细型的钢琴线,殇魁双眸一暗,倒吸一口凉气,暗道:“好狠。”割伤了倒是无所谓,只不过是躯壳受伤罢了,但是这伤口可是永远不会愈合的,若是被人发现,那可不是说来玩的,看来日后要小心谨慎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留下岁月的痕迹……”

手中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殇魁吓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一只手接通电话,另一只手开始小心翼翼的取下钢琴线。

“魁儿,你没去宿舍?”没等殇魁问出话,杨易那担忧的声音便响起,殇魁无奈的笑了笑,反问道:“你去女生宿舍了?”杨易更是无奈,只好立马转移话题:“你现在在哪儿?”

“恩——”殇魁取下钢琴线后左顾右盼,恩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杨易叹息,只好让殇魁不乱跑,便挂断电话寻她去了。

殇魁转身,只见那半虚半实的身影慢慢飘了过来,将一小包东西递给殇魁,殇魁微微愣怔,接过那包东西,打开一看,当殇魁看清里面的首饰时,她笑了。

“你倒记得我生前的必备装备。”殇魁笑眯眯的说道,张彦微微松了一口气,耸了耸肩,低哑的声音缓缓响起:“老规矩。”殇魁点点头,便将首饰一一戴上,将钢琴线装进左手食指的戒指上,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殇魁戴上了微型耳机,指尖轻轻一按,清晰的发音将殇魁所需的资料一字一句的传达。


12下一页

殇魁不仅能做到过目不忘,而且还可以做到过耳不忘,她甚至还可以一边思考做事情,一边记住耳边所传达的信息,有时候遇见商业性质的聚会,她可以一边对付来宾,一边戴着微型耳机来听别的事情、资料。所以,前世的她微型耳机也成了她的必备装备。

太阳隐入云层,殇魁的眸子暗了暗。刚刚那个男子看来就是狱的今生,轩辕哲,亚洲之首,黑帮之首,黑帮名是——狱。被称为地狱之神!殇魁微微诧异一番,才明白自己刚刚只唤句:“狱。”就那么“激动”的原因了!殇魁摇摇头叹息,若不是自己反应及时,估计就会引来一场无休止的恶战了。

太阳从云层中露面,阳光有些剧烈,殇魁下意识的用手遮住太阳,眼尖的她瞥见了指尖的斑点,心下一惊,忙退到阴凉处,细看,张彦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殇魁苦笑一声道:“我不能接触阳光了。”张彦正想说什么时,却突然隐到暗中,多年的默契仍是没有被这百年的时间洗刷,殇魁立马明白了什么,微眯眼眸隐掉心绪,静静地抬头望天。

“魁儿。”焦急的声音响起。殇魁循声望去,温和地微笑:“易。”杨易疾步来到她身边,长嘘了一口气,伸手自然地为她理好有些凌乱的发丝,嘴中责怪着:“真是一个不安生的小猫。”殇魁只是嘿嘿笑了笑,并没说什么。

杨易伸手拉着她准备带她离去时,殇魁却是一动不动,杨易转身,疑惑的望向殇魁,殇魁支支吾吾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我的体质,不能晒太阳。”杨易猛然一惊,想也不想,就问出声:“为什么?”殇魁抬起晶莹的眸子,弱弱的问道:“你没有看到文件袋中的病历吗?”杨易凝眸,才缓缓说道:“我会跟校长说的,别担心,我……”

“我不想去医院。”殇魁一下子明白他的下一句话,退了一步,挣脱掉他的手,急急地说道。杨易微微蹙眉,剑眉间是担忧的神色,小心翼翼的伸手,抚上她有些冰凉的小脸,温柔的说道:“好,不去就不去,但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要和我说。”殇魁笑着点了点头,杨易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烈日,摘下自己的帽子,扣在殇魁的脑袋上,温柔的笑了笑,便带她离开。

暗处,张彦缓缓现身,空洞的眸子是不解,为什么,为什么,明明都喝了孟婆汤,为什么还记得那情,难道这情就那么刻骨?打动了月老?张彦握紧双拳,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那半透明的身子布上了一层黑色的阴霾。

奈何桥上,火缓步前行,来到一个婆婆身边,恭恭敬敬的躬身,婆婆头也不抬,苍老的声音响起:“过了时辰。”火笑道:“您知道的。”

婆婆停下手中的事情,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火,叹了一口气,问道:“就那么疼她,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火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婆婆望着奈何桥的尽头,淡淡的说道:“他们想留下这情,但,也付出了代价。”火微微蹙眉,问道:“什么?”婆婆站起身,抚摸着石碑,淡淡道:“自然是生命的代价。”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上一页1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